高名潞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





高名潞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
 
 
蔡锦个展

展览题目:蔡锦个展
策展人:高名潞
展览时间:2012.6.5-2012.6.13
开幕时间:2012.6.5  16:00
主办单位:天津美术学院当代艺术研究所
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5号厅
展览地址:北京东城区五四大街1号
联系电话:86-10-6401 2252
网    址:www.namoc.org
展览前言、序言:

高名潞 

凡生命的东西,必定诡秘。诡秘在于我们无法从表面现象去把握它们的内在实质,或者说,所谓的本质总是处在转化之中。比如生与死。蔡锦恰恰在美人蕉的死寂中看到了生命的血液在流淌。生是偶然的,所以,‘生’把活力放在了表面之上,而死是必然的,所以,‘死’把永恒隐藏在黑暗的深处。雨水逝去,才留下了永久的屋痕。所以,古人把书法运笔的高境界叫做‘屋漏痕’。

蔡锦的画就象‘屋漏痕’,她极力捕捉那种诡秘,以至于对五光十色的诱人现实毫无兴趣。她把精力倾注在那些不为人们关注的、但是能够让她激动的孤寂无助的题材之中。在蔡锦的形象中,腐烂是活物的载体,血腥是娇美的纤维。成与毁、生与死、大与小永远是处于转化、互相依存之中。

蔡锦笔下的人体、水果、小提琴和美人蕉,在我看来,是用画笔在‘格物’,格物就是‘平等进物’,与物对话。庄子的‘齐物’和宋人的‘格物’其实都是一个道理,要想了解万物,必须平等待物,走进万物。现代社会中,艺术已经变成人类中心论和实用论的代言。在很多人眼里,物只是载体,它们被动地表达人的精神意念。说好听叫‘象征’,象征其实是对物的贬低和对人的赞美。但是,蔡锦不这样认为。蔡锦把她对水、树、屋、花的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一笔笔倾注到画面之中。她沉浸在“一种神经牵引着,好像完成一张作业(的状态)之中”。

蔡锦作品的意义,就在于这种见微知著。‘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泰山为小’。题材的不足道,恰恰折射了深刻的人性以及任何生命意义的外延。齐物和格物,其实最终仍然是艺术家自我的修行之道。就像蔡锦所说,她并不认为自己在做着什么了不起的事,只是象在绣花或者编织一件毛衣。有人把它看作中国女性艺术家的特质,虽然不无道理,但是我更倾向于把它看作人性中类似‘极多主义’那样的日常境界。蔡锦作画的过程也‘始于微’,从一个细节自然延展,任其自然。而不是先构思布局,做好大框架,而后填充局部。见微知著的哲学就是日常的哲学,佛家叫‘事事无碍’。有了语言的‘事事无碍’也就有了作品的‘意在言外’。

蔡锦20多年‘无心插柳’的绘画实践却带给我们丰富的语义联想。恐怖的红色让我们想到了疯狂的红色年代;纠缠不休的形色让我们联想到心理自虐或者性的纠结;布满画面的肉红加上玫瑰底色的条样体积让人们联想到发霉的腐物,可能隐喻某些当下社会和人性问题。如此,不一而足。所有这些都说明了蔡锦艺术语言的单纯性反而生产出无限的多义性。我阅读了过去二十多年所发表的有关蔡锦艺术的诸多评论,尽管每个人的评论角度和风格不一样,有的概括艺术历程,有的只是细腻地分析某种创作心理,但这每一篇评论都认真地娓娓道来,非常精彩,且令人信服。众多重要批论家评论一位艺术家,且都能这样细腻到位,在中国当代艺术家中实不多见。反倒是蔡锦自己,显得孤陋寡言。这种生产者和接受者之间的话语反差,反倒衬托了蔡锦艺术语言的魅力所在。

蔡锦是中国女性艺术家的杰出代表。然而蔡锦的艺术魅力以及它带给我们的启示已经超越了中国女性艺术或者女性艺术的分类。更重要的是,在岁月流逝中,蔡锦已经不经意地把自己、艺术、教学和生活融为一体。蔡锦是独立、真诚、低调和愿意无私奉献的艺术家。她的教学热情在天津美院以及中国艺术界中被广为称赞。蔡锦真诚地做她自己,惟其尊重自己,她的艺术才是真诚的,也才能最终修成当代艺术的正果。
                  

朱  其

蔡锦的画自1990年代初一直都在重复一个主题:美人蕉。她的蕉叶不断的变形和重复,在重复中不断的变化。这种蕉叶被赋予一种非常主观和女性化的红色。红色和蕉叶成了一种个人意义的自我形式,她似乎通过这些像真实的女性那样的蕉叶,将画布作为一个土壤、日常用品或者空场,就此开启了一个与语言世界的独自对话。

还没有一个中国女性艺术家像蔡锦这样长期而深入执着于一种自我的形式绘画。

芭蕉进入画面以后,紧接着是一个变形和色调的主观化。那些芭蕉叶在被蔡锦初次看到时,都已是枯干和松脆状态,并呈现焦黄或者灰黑色,枝叶上还略呈水迹和烟尘。但蔡锦笔下的美人蕉好像被浓稠的血液浸泡过,枝叶的质感甚至有被泡胀后的粘厚和湿腻的纤维状态,这些浓重而被渲染的红色调的蕉叶,还与一些同样浓重的青蓝色的蕉叶层层叠叠的交错在一起,构成一种女性化的繁复和迷离的生命形式。

很难将蔡锦的画归为一种女权主义或者女性主义,事实上她很少有政治和艺术上的关于主义和看法的表达。蔡锦的艺术几乎只涉及一种个人意识和女性方式,但这种个人意识和女性方式具有一种真正意义的现代精神和图像特征。比如她的芭蕉形象倾向于一种复杂、繁琐、粘稠,这些都具有一种个人传记意义的精神分析特征.

蔡锦不是在画一种真实的花和植物,而是在创造一种个人意识和通过画面的自我成长。她试图不是按照任何想法绘画,而是真正按照内心的引导,这种引导永远不会知道以后是怎样一种景象,而这正是现代绘画的真正意义和出发点。

蔡锦 《美人蕉48》200 x 190 cm  布面油画 1994年

蔡锦《Banana 284》浴缸、油彩 2007年

蔡锦《Banana 284》浴缸、油彩 2007年

蔡锦《美人蕉329-334》400X380cm  布面油画  2011年

 

逆向生产——一种前卫介入社会的文化方案 
李占洋研讨会
留学苏联的那一代——新中国美术史主…
进行时论坛——关于“意派”与“物派…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1980-1…
进行时论坛--女性艺术的终结还是开始
性别与多元文化空间
进行时论坛 --- 1970年代至…
进行时论坛--“性别与多元化空间”
艺术不看人脸色 
《中国20世纪艺术中的整一现代性与…
讨论:“不是之是”:意派是历史叙事…
思想者卡通——曹涌艺术三十年
艺术不看人脸色
《西方艺术史观念——再现哲学与艺术…
《立场•模式̶…
当代数码艺术
《水墨原形》
意派—世纪思维 
“孤寂的地平线——高名潞的70年代…
长卷:世界寓言
蔡锦个展
粉红微笑之后
水墨原形
“意原:中国抽象艺术-80年代至今”
五位中國女性藝術家(蔡锦、崔岫闻、…
意方 极多之比
高校讲座
蔡锦奖学金颁奖仪式暨学术研讨会——…
中国当代艺术史方法论的思考和创新—…
学术研讨
与“无名画会”艺术家座谈
“水墨原形与水墨趋势三川·2012…
“当代艺术史书写”国际学术研讨会
印度举办当代艺术峰会
中国公寓艺术研讨会
GAO MINGLU CONTEMPORARY ART CENTER © 2009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高名潞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 京ICP备案号:09056268 隐私权